农药合理利用,农药防腐剂 http://www.015316566898.cn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技术咨询 >

连向电力用户收钱都成了一个问题

时间:2017-12-2 11:42:03 来源:admin

  全国范围内,售电公司通过交易中心公示的已经有2000家,工商注册的更是有1万余家,然而关于售电公司的属性依然存在争议:“我们到底是咨询服务公司还是商品销售公司?”

  昨日,一则《关于云南省电力市场化交易中相关售电业务结算流程与涉税问题的请示》的文件在网络流传,我们意识到,如果不厘清售电业务属性的问题,连向电力用户收钱都成了一个问题

  云南省电力交易方案并未明确电网企业向售电公司承担何种结算服务,如何向售电公司支付何种电费;目前,云南省工信委、云南电网公司、昆明电力交易中心等认为,售电公司在电力购销业务中的“钱流”、“票流”、“物流”三流不一致,不符合专用管理,无法由电网企业为售电公司提供售电结算业务。

  (1)电网企业根据交易中心提供的结算依据,开具税率为17%的电力销售给电力用户,电力用户向电网公司支付发电企业上网电费、电网输配电费用、线损和性基金(不含售电公司应收差价部分);

  (2)发电企业根据电力交易中心提供的结算依据,开具税率17%的电力销售给电网企业,然后电网公司把代收电力用户应付给发电企业的上网电费进行支付;

  (3)售电公司向发电企业购电并销售给电力用户而获取的差价收入,由售电公司开具3%或6%的咨询服务费给电力用户,然后由电力用户向售电公司支付此部分的电力购销差价。

  撰写文件的四家云南配售电企业认为:电力是特殊商品,售电公司与发电企业签订电力购销合同,并将采购的电力销售给电力用户,属于电力商品销售。但目前云南省的电力市场化交易结算措施,导致这一电力商品购销行为变相成了电力购销咨询服务行为,有违国家电力体制的文件。

  这是全国首次由售电公司向发起的关于售电业务结算与税务问题的请示,在感叹勇气可嘉的同时,晶见也认为这是一个亟待理清的话题,因此请教了此事件相关的多方人员。

  电改9号文(《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的若干意见》中提出了“有序向社会资本放开配售电业务”。关于售电公司的权责划分,9号文是这样说的:

  售电主体可采取多种方式购电,包括向发电企业购电、通过集中竞价购电、向其他售电商购电等。售电主体、用户、其他相关方法依法签订合同,明确相应的义务,约定交易、服务、收费、结算等事项。鼓励售电主体创新服务,向用户提供包括合同能源管理、综合节能和用能咨询等增值服务。各种电力生产方式都要严格按照国家有关承担电力基金、政策叉补贴、普遍服务、社会责任等异物。

  “电力交易机构负责提供结算依据,电网企业负责收费、结算,负责归集交叉补贴,代收性基金,并按及时向有关发电公司和售电公司支付电费。”

  晶见认为,售电公司兼具两种性质:售电公司既可以通过购销业务为大用户取得电价让利、也可以通过咨询服务(合同能源管理、电费管理、用能咨询)等服务取得部分收益。

  如果是前者(价差收益),那么按照我国的税率征收法规,要按照销售货物的门类收取17%;如果是后者(咨询服务),则按照现代服务业收取6%税率。

  但目前的问题是,售电公司两者业务其实是“混合”在一起的,就算是签订的电力购买与销售合同,但其实也是和一些咨询和线下服务绑定在一起的,这些咨询和线下服务既包括了帮助大用户注册市场主体资格、了解直接交易流程,也包括了电费诊断与管理,甚至一些售电公司还承担了电力用户的运维服务。

  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用户基本上只认前者——价差的大小,合作关系多数也是建立在购售电价差之上,增值服务虽然带来了价值,但目前还没有到收费的程度。

  晶见认为,这个问题目前很棘手,只有等到售电侧逐渐告别价差主导的盈利模式、真正建立起增值服务、并使其具有盈利空间的时候,才能分开计算、分别采取不同税率。

  也就是说,云南售电公司目前开出的,税率是要承担部分损失的。然而,这封信的主要问题不在于此。

  晶见咨询了这封文件的相关知情者和文件里提到的广东省售电公司参与者,双方都表示:云南凸显出来的主要问题,并不是税率多少,而是结算的流程。

  根据云南的结算流程,电网是支付给电力用户,用户再支付给售电公司。也就是说,售电公司要找用户收这部分价差收益。

  “售电公司去找客户要服务费,客户直接转入应付账款咋办,拖到期限再给你。”广东售电公司一位资深参与者评价到,“所以云南模式第一导致售电公司变成咨询公司了,第二可能会面临钱收不上来的问题。”

  云南的请示信里也提到了《广东省售电侧试点实施方案》中关于结算流程的,认为这样更合理。广东省电力市场化交易结算流程为:与售电公司有委托协议的用户按照电网企业向电力用户开具;发电企业按照交易结构从电网企业结算上网电费,向电网企业开具;电网企业按实际购售电合同履行情况,向售电公司支付或收取价差电费,售电公司向电网公司开具或获取响应的。

  也就是说,在广东,售电公司开了就可以把放在电网公司的钱要回来,然后返还给客户的就是直接抵扣电费;而电力用户参与电力市场化的收益则不用开,直接在应缴电费里冲减。

  据了解,包括广东在内的许多省份早期也存在这一的税收问题,但是把协调工作做好了。云南出现这个情况也可以理解,毕竟税局根本没有“售电”这个项目对应的税收编号。

  “试点肯定是这样的,相应的法律法规没有出台。”一位参与售电侧逾两年的售电人评价到:”你硬要拿试点期间的事情去套法律,那很多事情就做不成了。”

  此前,关于增量配电网的准许收益问题,也是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回复了云南关于增量配售电业务有关问题,明确了“增量配电网内电力用户的配电价格,按用户所在电压等级对应的省级电网共用网络输配电价扣减该配电网接入电压等级对应的省级电网共用网络输配电价执行。”这一复函也为很多省市的增量配电网核准收益模式提供了清晰的参考。

  晶见注意到,请示文件的发起主体为云南的四家开展配售电业务的企业:云南农垦配售电有限责任公司,云南省配售电有限责任公司,昆明配售电有限公司和云南昌旭能源发展有限公司。配售电公司也是个特别的存在——《关于推进售电侧的实施意见》中,他们属于第二类公司:社会资本投资增量配电网,拥有配电网运营权的售电公司。这类公司未来是可以具有结算权的,也要承底供电服务。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与义务,让有志于开展配售电业务的售电公司在结算流程与税率问题上更有动力去“碰硬”。

农药合理利用,农药防腐剂[备案号]:鲁ICP备 号-11

Email:123@126.com  电  话:0531-   传  真:0531-

客服电话:0531-   地址: 路119号  邮编:200000